当前位置:首页 > 协同研究 > 课题1 > 正文

test1

发布时间: 2016-03-15 15:45:56   作者:zhanghui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摘要: 核心提示:美国在阿富汗的失败其实存在于本世纪最伟大的政策悖论:华盛顿大规模军事行动的铁蹄已经被一种粉红色的花朵(罂粟)...

美国外交政策聚焦网站2月24日发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历史系教授艾尔弗雷德·麦克伊写的一篇文章,题为《一种小小的粉色花朵如何击败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编译如下:

在经历了其历史上最漫长的战斗之后,美国在阿富汗处于被击败的边缘。这怎么可能呢?

假如切断阿富汗战争的复杂死结,你就会发现,美国在那里的失败其实存在于本世纪最伟大的政策悖论:华盛顿大规模军事行动的铁蹄已经被一种粉红色的花朵(罂粟)死死拦住。

美国对阿富汗的首次干预起始于1979年。它成功的部分原因是,中央情报局发起了代理战争以便把苏联人从这个国家赶出去,而美国的阿富汗盟友正是利用该国猖獗的贩毒行动才能维持历时10年的斗争。

在另一方面,在自美国2001年入侵以来近15年的战斗里,平定努力未能遏制塔利班叛乱分子,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无法控制全国各地海洛因贸易的大幅度顺差。在美国占领的头5年时间里,鸦片产量从180吨飙升至8200吨。阿富汗的土地上似乎播种了古希腊神话中的龙之牙。每次罂粟丰收都会为塔利班不断膨胀的游击队带来青少年战士。

在阿富汗过去40年来悲惨且动荡不安的历史中的第一个阶段(上世纪80年代的秘密战、20世纪90年代的内战和美国自2001年以来的占领),鸦片在塑造这个国家的命运方面发挥了令人惊讶的显著作用。阿富汗独特的生态环境与美国的军事技术融合在一起,把这个偏远内陆国家改造成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的毒品国家。毒品主导着该国经济,决定着其政治选择,并决定了外国干预的命运。

秘密战争(1979-1992)

在上世纪80年代,中情局针对苏联对阿富汗的占领发起了秘密战,这有助于把无法无天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变成全球海洛因贸易持续扩张的温床。中情局没有建立自己的抵抗运动领袖联盟,反而依赖巴基斯坦至关重要的机构三军情报局及其阿富汗代理,而这些阿富汗人很快成为方兴未艾的跨境鸦片交易的主要人物。

根据1986年美国国务院的报告,鸦片“是一个饱经战争蹂躏的国家的理想作物,因为它需要的资金投入很少,发展迅速,且便于运输和交易”。此外,阿富汗的气候非常适合这种温带作物,平均产量是东南亚金三角地区的2至3倍。中情局和苏联的代理人之间残酷无情的战争产生了至少300万难民,扰乱了粮食生产,阿富汗农民开始“绝望地”转向鸦片,因为它如此轻易就能够带来“高利润”,而这可以弥补食品价格的上涨。与此同时,根据美国国务院,抵抗运动也从事鸦片生产和贩运,以便为“他们控制之下的人口提供粮食以及为购买武器筹集资金”。

游击队抵抗实力逐步增强,并开始在80年代初在阿富汗境内创建解放区。他们通过向种植鸦片的农民征税,特别是在土壤肥沃的赫尔曼德河谷(曾经是阿富汗南部的鱼米之乡),来为其行动提供资金。向该地区抵抗运动输送武器的大篷车在重返巴基斯坦时通常会装满鸦片。据《纽约时报》报道,有时候,“这些事情得到支持抵抗运动的巴基斯坦或者美国情报官员的同意”。

游击队员带着鸦片越过边境,把它们卖给在该国西北边境省运作的巴基斯坦海洛因加工厂。到了1988年,该省仅开伯尔地区就估计有100至200个海洛因加工厂。再往南去,在俾路支省的一个地区,中情局最青睐有加的阿富汗代理人(古勒卜丁·希克马蒂亚尔)控制着6个加工厂,把来自赫尔曼德河谷的大部分鸦片加工成海洛因。

1990年5月,随着秘密行动接近尾声,《华盛顿邮报》报道说,希克马蒂亚尔也是叛军的主要毒贩。该报声称,美国官员长期以来一直拒绝调查关于希克马蒂亚尔从事海洛因交易的指控,“主要是因为美国在阿富汗的毒品政策一直服从于针对苏联在那里影响力的战争”。

事实上,前中情局阿富汗行动负责人查尔斯·科根后来坦率地讲述了自己所在机构的选择。“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对苏联造成尽可能大的伤害,”他在1995年告诉澳大利亚电视台,“我们真的没有资源或时间投入到毒品交易调查之中。我不认为我们需要为此道歉……当然毒品方面是有后果。但主要目标得以完成。苏联人离开了阿富汗。”

附件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我来说两句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
评论列表
已有 1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友情链接
电话: 传真: Processed in 0.250 second(s)
All Rights Reserved pv总量 访客数总量